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羔羊

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日志

 
 

【引用】究竟是有警不出还是有案不破  

2010-12-19 16:54: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

 
原文地址:究竟是有警不出还是有案不破    原文作者:天涯孤旅

究竟是有警不出还有案不破

在案发当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我随手抓起话筒,那头传出儿子单位领导的颤抖声音:儿子被人用刀扎了。当听到时断时续的话语,天旋地转,空气仿佛凝固起来,两腿瘫地坐在沙发,大脑一片空白,好阵子没缓过劲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划过心头,直觉告诉一定出了什么大事。我们立即带上家中现有的三万多元钱,连夜火速驱车赶往沈阳。沈大高速公路并不太遥远汽车时速达到了最高限速,依然觉得时间过得比我们活的五十年都漫长。

凌晨三点多钟,在辽宁省交通厅所属天都宾馆,我们第一时间约见当事人,要求出具书面案情介绍:发当时,立刻拨打了110报警电话。辖区派出所与案发现场近在咫尺,直线距离一百余米。左等,右等,等了好一会儿,没有见到警察身影。眼巴巴看着劫匪不慌不忙走一段路程后,不紧不慢在警察眼皮底下溜之大吉。救人要紧,刻不容缓。在过路人的帮助下,两位同事当即拦住一辆出租车,急忙将伤者送往盛京医院滑翔院区虽经医生紧急抢救,终因伤势过重和流血过多,已经没有生命迹象,最终没有能够留住年仅二十六岁独子的鲜活生命。

对于警察来说,案情就是命令,现场就是战场,时间就是生命,速度就是责任。当值警察在接到110指令后,本应当机立断,闻警而动,马上现场,迅速缉拿凶手归案。据当事人反映:当得知伤者不治身亡时,同事再次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从第一次现场报警到第二次医院报警,前后足足有40多分钟,当值警察这才赶来医院询问案情正因为警察反应迟钝,动作怠慢,没有采取应急措施,错过拦截和追堵的最佳时机,无形中放任嫌疑人的逃脱,造成现场勘查结果并不乐观,沒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致使命案侦破工作带来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沈阳市公安局实行24小时全天候联勤巡逻制度,要求白天见警车,夜晚见警灯。案发现场与辖区派出所仅有几步之遥,翘首可望。具有一般常识的人都会意识到,假设当值警察在接警以后,如若稍有反应,即使徒步出警,正好与劫匪不期而遇,撞上枪口;假设巡逻警车在接警以后,如若拉响警报,形成合围之势,就等于凶手自投罗网,瓮中捉鳖。假设……即使再多的假设,也都将显得那么的苍白与无力。所有的假设都已经化为泡影,再也换不回一名国家重点大学研究生的年轻生命。无论对一个人,还是对一个家庭,这都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国家公安部《110接处警工作规则》要求:对接报的符合本规则第十四条规定范围中重大案(事)件,应根据警情性质、事态规模以及紧急程度,及时报告分管负责人,按照工作预案和分管负责人指示,迅速派员处置。对于多长时间到达发案现场,《辽宁省公安机关110接处警工作细则》限定:城区不超过5分钟,郊区不超过10分钟。沈阳市公安局严格限定:从指挥中心接警到通知辖区分局调度发出指令,要求就近派出所在5分钟内到达现场,立刻封锁现场道路,及时处置正在发生犯罪,确保有警即出,有案即查,力争把案件破获在初始阶段。

国家公安部《110接处警工作规则》规定:110接处警民警如违反本规则情节轻微的,应当给予批评教育;造成工作重大失误或者产生严重后果的,应依照有关规定给予行政处分;触犯法律的,应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公民在夜间遭遇劫杀,寄希望警察在最短时间出警就本案说起,因当值警察吊儿郎当,行动懈怠,远远超过规定时限。且与嫌疑人逃逸后果在法律上存在因果关系,必须负有相应法律责任。然而,当值警察不作为,当地公安没有任何反应,责任人至今仍然逍遥自在,因为他们知道对自己不作为所造成的恶果根本不用付出什么代价。

在老百姓的心目中,110报警电话设置,是政府对群众提供保护的庄严承诺,被誉为老百姓的保护神。要求警察5分钟到达现场,不只是沈阳公安才有规定,各地公安都有要求。由此可见,公安机关负有接处警的法定责任。所谓接处警时限系内部规范,不具有法律效力,则是站不住脚。事实上,企事业特殊岗位人员因操作不当造成公共危害,尚且负有法定责任。公安机关有关人员没有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和应尽义务,且造成严重后果,则不应以平常的消极怠工来看待,而应当依法追究相关过错责任,使之不敢再冷漠,不敢再推诿,不敢再不作为。

有警必接,有难必帮,有求必应,这时下公安机关打的一个金字招牌,也是让广大群众对平安和谐环境充满了期待。当值警察有警不出的做法很让人费解:是他们手头有忙不完的交办还是他们手里有忙不完的督办。这样的大要案才被晾在一旁,要不,他们都在忙些什么?之所以提这样的质疑,因为即使是再忙,有警必接也是他们责无旁贷的事情;而且就是再忙,也应该忙着人命关天的案子。这才他们应该做的份内事、正经事。虽说个别警察的不作为现象屡见不鲜,这次却明显有别于以往的地方。由此带来的代价实在是太惨痛了。

在侦破案件过程中,首先必须查明嫌疑人的身份,这是侦破命案的首要环节,而锁定嫌疑人的基本特征,则对侦破案至关重要按照目击者描述:二嫌犯年龄均在二十岁左右,身高均为一米七五左右,沈阳本地口音。A犯身穿米黄色夹克,圆脸,眉毛较粗,头发较长,染棕栗色头发,体格健壮结实。B犯身穿深色服装,个头略矮,分头,体型偏瘦。从开始到结束的整个作案过程,前后仅用了不到1分钟的时间,嫌疑人甚至是走过来杀人,走出去逃跑。

在通常情况下,欲使隐蔽化,不易被人发现,一般选择灯光暗淡和行人稀少的场所,便于作案后伺机逃跑。因遭到抵抗或其他原因,为排除妨碍而决意杀人或放任死亡尔后劫财。具体到本案上,案发当时,天气阴冷,路宽人稀,很少有车辆经过,完全可以避免刮碰发生。种种迹象表明:凶手事先身揣凶器好地点,物色目标,锁定对象,借故凑近,找茬搭话,设套碰瓷挑起事端。在遭到严厉训斥时,二话没说,冷不防拔出随身携带的尖刀,趁其不备对被害人连扎十多刀,随之抢走腰间的手机,这显然是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抢劫性质案件。

就本案而言,在没有发生接触和撕扯的前提下,嫌疑人不顾被害人的死活,准备好的尖刀,连续对被害人的要害部位实施加害,自始至终没有一点紧张和害怕的表情,表现出与实际年龄很不相符的极强心理素质和胆量。除了具有作恶多端的犯罪前科和恶贯满盈的职业杀手以外,即使是有劣迹的恶棍流氓和地痞无赖,不至于这样肆无忌惮和胆大妄为。按照常规逻辑推理判断,嫌疑人故意与死者同事推的自行车刮碰,不是危害结果发生的直接诱因,不排除事先策划和故意所为,客观上旨在实施抢劫或加害企图,现实社会这样的例子是不胜枚举。

案发现场是公安机关与罪犯分子较量的第一战场,也是破案线索的主要来源。按照常理来推断,命案大都为突发性的恶性案件,一旦发生或多或少遗留一些信息。综合本案案情,由于案发地点相对偏僻,逃跑路线较为封闭,嫌疑人体貌特征比较清楚,有现场直接目击者,这对于侦破命案提供了有利条件。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情况,按照所处的地理环境和季节因素,参照嫌疑人体貌特征,铁西警方本应以命案为命令,视现场为战场,抓住以快制胜的特点兵分几路,快速出击,设卡盘查,调查走访,加大搜捕力度,确保侦破工作紧张而有序展开。

事不宜迟,时不我待,破案时机稍纵即逝。因此,尽责尽职地侦破命案,这是国家赋予公安机关合法性的来源。为了逃避公安机关的抓捕,案犯极可能趁机逃窜或躲藏起来。如果伺机出逃或流窜作案,火车站、汽车站以及沿途主要路口大都设有摄像探头,及时调阅当时的监控录像,对侦破命案具有最直接的帮助。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把时间拉回案发当天夜晚,铁西刑警队在对案发现场勘查后,只是简单地对目击证人例行询问,走马观花,草草收场,打道回府,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没有迅速进行围追堵截,没有对火车站、汽车站以及沿途各主要路口监控录像进行逐一辨认,没有对附近旅店、网吧、洗浴、歌厅和娱乐休闲场所走访排查。

对于警察来说,破案是天职,是本分,是德行,是责任所在,更是使命所然。由于办案刑警没有积极履行法定职责和特定义务,致使两条漏网之鱼夺路而逃导致命案侦破工作走进死胡同。价值判断是人的基本理性能力,即通常所说的常识。从社会价值层面,警察的基本价值衡量标准就是:对于命案的职业责任,往往大于其他的职业责任。因为警察比一般人更需要有一种基本的价值判断能力。如果这种基本的价值判断能力不是很容易地被执行公务的警察所理解和掌握,那么,对于不作为警察从严查处,就是对这种基本价值判断通俗易懂的解说。

《中国人民警察法》对于公安机关以及工作人员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都作了相关规定,对于警察不作为应该如何处罚,也作了相应约束。实际上,真正对警察不作为产生遏制作用,仅靠现有的法规远远不够。因为公安内部监督机制相对缺乏,制度管理不够严格,因而很容易发生不作为,而且发生了也得不到很好纠正。由于警察不作为有一定的隐蔽性,危害性常常被低估或被忽视,往往很难严肃查处。说到底,惩治乱作为相对比较容易,而根治不作为就比较难了。由此得出这样的结论:对不作为需要有壮士断腕的胆量,实行零容忍原则。

最高人民法院曾批复:由于公安机关不履行法律、法规及合法有效规章、规范性文件规定的职责;在公民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时不履行已作承诺;致使公民的合法权益遭受损害,当事人可根据行政合同提起行政赔偿。根据《国家赔偿法》规定:国家机关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使职权,侵犯公民合法权益的情形,造成损害的,受害人有依照本法取得国家赔偿的权利。警察属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符合这项条款的适当主体。相对于被害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因具体行政不作为造成的后果,作为相关公安机关以及有关人员必须负有法定责任。所以,我们有权向公安机关主张权利,而责任部门必须回应群众的正当诉求,建立和健全责任追究制度。

  评论这张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